可能是年纪大了神经就会脆弱吧,看大老师都能看的鼻子发酸。初中时自己就是班里的大老师,三年也就平平淡淡的过去了,该升重点高中升重点高中,该考一本考一本,现在在美国常青藤读phd,似乎并没对我的人生产生影响。然而看到大老师的故事,突然开始心疼起当年的自己。

最好的我们,是因为那是最好的时光,还是每一个阶段的我们,其实都是独一无二最好的。

 我觉得一切都太快了,现在的我已经快上初二了。

现在的我似乎已经可以完美的伪装成善于交际的样子,几乎骗过了自己,人们偶尔会谈起我幼年的安静内向,惊叹我的变化。然而伪装究竟是伪装,交际对我来说仍然是能量消耗而不是休闲娱乐,而当年嫌麻烦的我并没有伪装的自觉。

耿耿,余淮。耿耿于怀。

 回顾小学的点点滴滴,才发现童年就这么匆匆结束了,昔日的小学同学也都和我分开了。

竞争是生存本能,想赢的时候,或者提高自己,或者倾轧别人。精力是有限的,觉得提高自己更容易而专注于其中的人就变得容易成为倾轧的受害者。从这一点上来说,枪打出头鸟是不可控力。

简单,韩叙。简单含蓄。

 刚上初一的时候,班主任对我不太好,因为小升初考试我没发挥好,到了初一后成绩都是按小升初成绩排的,我当时的成绩也仅仅排在班级第五,排在前三的同学也不是很看得上我,那段时间,简直可以用度秒如年来形容,我每天都机械地过着,上学,放学,写作业,吃饭,睡觉。终于在月考的时候,考了学年第一的成绩,赢得了同学的尊重和老师的喜爱,渐渐地我当上了学习委员,又后来老师直接让我当了班长。各科老师都开始重视我,特别是英语老师,他非常喜欢我,我还光荣地成为了英语老师的“第一秘书”,数学老师有什么难题都找我做,语文老师也用让我回答一些重要的问题,我在班里也算有了威望。

然而如果仅仅是这样,我大概会变成雪乃吧,在老何还是班主任的时候确实是这样。那年我初一,班级前五名,一白遮百丑所以长得还可以。班上成绩第一名的男生追我,搞得人尽皆知,中伤的话也传进过我的耳朵:某男生刚入学的时候不高,现在好不容易长高了也帅了,怎么偏偏看上了她。成绩好的乖乖女被叛逆期的同学排挤也是很正常的,也看过几集我为歌狂,所以当班上的同学问我想不想剪掉长发改变形象,我自然知道他是在对我犯中二病了。老何碰到我和同桌在操场散步:夸同桌最近努力了成绩有上升,看到我对我狡黠一笑偷偷道:你成绩好应该谢谢你爸妈。那时候我确实和班里的一小伙同学闹的有些僵,然而总归不过小矛盾,而我时常自己呆着也确实是不愿意牵扯进是非里去。

洛枳,盛淮南。

 可就在不久前,我对我们的班主任是彻彻底底地失望了,又是月考,但这次不同,我们班一个学习还不错的女生(也是班长)(PS:我班两个班长)为了考学年第一,不惜抄答案,改我的卷子,结婚她考了学年第一,我却只是学年第二。我明明知道是她干的,却不能说出来。因为没有证据,班主任又很信任她,所以我也只能是默默忍着。我不想说太多,而她的城府也真不是一般的深,我只想问一句:还可以为了第一,背叛自己的良心吗?

后来班主任换成了老姜,果然姜是老的辣,老姜对于阶级斗争深有研究。班级因为叛逆而不听老师的话,如何才能整治呢?正如大老师所说,让班级团结起来就要树立统一的敌人,而班主任只要与同学们站在同一战线对付这个敌人,就自然被当成了战友。而我,幸运的被选中了。说起来也没什么奇怪,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很会开导自己,再苦再累也不会挂在脸上,总是一副毫不费力的样子,而别人对这种人的评价往往是不努力,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取名都是那么的有意思,是因为那段时光也是特别的有意思吧,虽然在当时的我看来,那简直是日复一日的噩梦。

 就先说这些吧,如果有感兴趣的,可以回复评论,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呢。以后每周我都会写一些学校发生的事,但具体时间不定,看我心情

老姜肯定想的是,拿我这样的人当靶子,最能激起大家努力的积极性。于是种种事情就发生了:老姜接手班级第一届运动会,老姜逼我报1500米,我跟老姜商量,1500我真没跑过,我报个800米吧,去年拿过名次的,毕竟班级运动会不是积分制么,就算所有项目都报,全拿不到名次也是白扯嘛,老姜不同意,硬给我报了1500米。也不知我是心理压力太大还是怎么着,第二天上吐下泻急性肠胃炎,在医院挂着水。老妈特意写了假条送到学校请假,老姜仍旧不买账,一个礼拜后归校,早自习先批我一顿:说我肯定是装病,不热爱集体,自私,大帽子扣的一个接一个。之后还要我补缴运动会班费(所谓运动会班会就是大家交点钱集体买点零食什么的),我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开运动会。第二天早自习的谈资又有了:没来开运动会是没尽到义务,班费应该多交而不是不交,怎么能这么自私。当年的我还真自责了蛮久,现在想想都是套路,当时我一个傻白甜怎么斗得过更年期综合征。我和老姜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

重温,回想,很多的细节浮现。

老姜是个优秀的相对标准者,同样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绝对是小事,在我这就是大事。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例如班长迟到忘记值日我班被扣分就是人无完人下次注意,我被扣分就是扫除不认真自私不要上课了出去先完成扫除任务。想想我也是很作死,有次语文小考,我误以为要考文学常识填空题,多抄了一部分题目,临交卷想逗下收卷子的同学,就开玩笑的把自己的名字填到了古诗词作者一栏里。这不痛不痒的玩笑,老姜揪着我在全班面前批评了一节课。还有一次我很少见的月考发挥失常,语文比平时少考了20分,隔壁班的一个同学那次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老姜把我死批了一顿之后,把那个同学带到我们班补课,我当时脸上就挂着和大老师一样的笑容。

高一:

不过老姜也不容易,为了树立我这么个典型也是常常被打脸的,拿那次来说,我当时是真的生气了,三天没和任何人说话,三天后全区摸底考试考了区第一名,语文单科也是第一名,可以算我初中史上最好成绩了吧。家长会时,老姜一脸假笑的对我妈说:哎呀,其实我知道她有这个实力所以才不给她补课的,我怕影响她心情。。。还有一次,当着全班面大放厥词:我不能让你们这些考不上市重点高中的考上,但是我还是能让那些考得上的人考不上的。没指名道姓,但是傻子也知道你说的是谁吧?结局是被班里另外一同学告到市教委,被要求公开道歉。哦,还有入团投票的时候,老姜自然忘不了帮我拉票啊:具体我不说名字,但是你们不要因为某人成绩好就觉得应该投她的票,入团是要看对班级贡献的,自私的不热爱班级的人不应该投她的票。结果我确实没入党,我自己倒也不以为意,然而初三的时候,校长找到老姜:你看你们班这么优秀的同学为什么没入团啊?要不然我给你班一个特批名额吧,这样影响不大好,别的班没有每次都考前三名的入不了党的,看着好像你针对她一样。

1.第一天大家回寝室的时候,十个女生齐聚,门被反锁,旁边都熄灯了我们还在门口进不去,老师也没法,实在不行我就上脚了,直接踹。印象中是第一脚就踹开了门,然后自己都惊呆了,学过项庄舞剑的那篇文言文后,真想对当时的自己说一句:壮士!

遇到这样神一样的班主任,老妈当然是希望能想点办法帮帮我的,毕竟是亲妈,老妈问:要不咱也给老师送送礼吧,让她对咱好点。哦,原来原因在这里么?当年我确实是没有想到过这层的,然而当时已经初三了,我的成绩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考上重点高中,最多老姜你受受累,没事骂骂我,我听着就得了。我:老妈,不用了,给她送了不是让她真得逞了么,校长都认识我,她也不敢真把我怎么样。

2.夏令营补课时候,语文老师找了他老公来代课,讲《我的空中楼阁》,中年男谢顶的过早,地中海现象很严重,就剩三捋头发,横亘在海中央跟跨海大桥似的。随着汗滴桥会自动从X轴换到Y轴,哄堂大笑,换来一句他的:你们懂不懂尊重。那时候真的太年轻,喜怒哀乐很直接,换位思考,较少。

由于叛逆,男生大概还不会受老姜的影响,但是女生有很多还是对老姜言听计从的。说起来我再也不愿意和任何女生把关系扯的太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甚至同桌我都不愿意搭腔,然而有一次,我却确实使用了自爆帮了我同桌。那时候学校年末联欢,同桌想跟另个女生出个歌唱节目,那个女生本来愿意的,节目报上去了,却推三阻四。同桌纠结的要死,就问周围的人,要不然谁替那个女生吧。当时我脑内活动:傲娇个屁,不让你唱了你肯定又抢着唱。于是故意大声跟同桌说(当然是说给那女生听的),她不上的话我上。十五分钟后:谁说我不上的,让她去肯定还不如我呢,那还是我去吧。

3.吱呀吱呀的风扇是安静教室永远的主旋律,闷热的天气,涂抹风油精降温,教室必备的花露水。座位后面放扫把拖把的地方,永远脏的可怕。高一分班考的时候,教室排座太过拥挤,我们还在走道上复习,复习一阵子抬头相视一笑,低头继续入题海。

人类有趣的很,他们用不到你的时候你是虫子,用到你的时候你就又是人了。当时我周围的一圈同学都抄我的作业,这并没什么,nothing
to lose.
但是你假惺惺的求我给你讲题我就受不了了。如果关系好也好说,平日我上体育课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老师骂的时候你说过一句话?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因为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因为你是全民公敌的时候怎么做都不会有回报的,干嘛来招惹我?我既然已经背了自私、不热爱集体的锅了,总算也让我把这些稍微贯彻下吧。给平日鄙视我敌视我的人辅导功课,我还没那么白莲花。我自己可以过得很好,我不需要任何人。这就是大老师的自暴自弃吧,说自己理解大老师的,请重新理解。

4.有个一起坐了一年没换位置的同桌,字写的很好看,还私下模仿过。周围的男生是纸巾的重灾区,打完球然后很是顺手的牵走了我放在课本边上或者是座位底下的纸巾。开学第一天排座,我们两女生坐同桌,身边前后左右全是男生,班主任也是厚待我两。男生们爱打篮球,傍晚六点,教务处主任在背后追着这帮小伙子,非要问班级,说是要扣分。那时候的菊花,也没有现在这层含义,周杰伦的《菊花台》广为传唱,有几个男孩子组了个组合,每次有空就在班级最后排要死不活的唱: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我受到的“教育”让我越来越接近大老师,而我周围的同学受到的“教育”仿佛也让他们越来越把我当成大老师。我们班最得宠的应该是班长了吧,家里面是政府公务员还是做买卖的来着,总之自小耳濡目染,自然让班主任和各老师人见人爱,关键一点不能忘,女生一定要会哭。班长这次考试没考好,没事,你看她都哭了,下次一定会进步的。班长值日扣分了,没事,你看她都哭了,肯定不是故意的。我是个小学疯玩出来的,到了初中才开始扎下心来学习,开始自然是偏科的:数理化对我来说是直觉,语文英语却要死记硬背,头疼啊。这个设定非常不符合一个女生,但是确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设定。班长的则是个非常传统的妹子,语文英语很好,数学物理成绩只能算麻麻。初一的时候,从来考不过班长,初二的时候大概成绩差不多,初三的时候稳坐班级前三(我们班的设定是前三的三个人随机排序,差距大概五分以内,第四名总换,但是换成谁也都比前三名少二十几分),班长再也没考过我。加上我这种“自私不热爱集体”的设定,很自然给她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吧。尤其是慢慢的就连我的语文和英语成绩都开始赶超她——毕竟这是个崇尚逻辑的世界,英语开始大规模的讲语法之后,语文作文议论文占优更看重逻辑和思想之后,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又开始make
sense了。我之前并不觉得人可以可怕到那种地步,可是经历了一件事之后我知道其实在班主任的教育下,班长这类“好学生”其实是并不把我当成一个人来看待的:有一次放学后,我去饮水机接了一瓶水来喝,当时看到里面有只一厘米长的飞蛾,把我恶心的够呛,赶紧把水倒了。你绝对猜不出班长当时对我说什么:你怎么可以因为一只飞蛾就把整一瓶水倒掉啊?这不是浪费班级财物么?剩下的还可以喝啊!我当时真的愣住了,甚至都忘了回击她“你喝一口我看看”。多年之后想起那一幕,在那之前很久,在班长和她的小团体中,我就已经被妖魔化成不是和他们同一个物种了吧,所以才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

5.班级分班考的时候,刚好夏天,身边的女同桌走读,抹了一层一层的防晒乳,夸张的用表情做了班主任吃泡面和大肚子的动作,肢体刚伸展开就被班主任逮个正着,思想教育一番之后回来装模作样的看了会英语,十分钟后原形毕现。

当年的我,什么都不懂,有时候被老师批真的会反省自己,说起来现在也是一样,不被欺负到毫无余地,只要还觉得自己有分毫不对,就会吞下苦水,而不愿争辩。然而这个世界仿佛也总是声高的人会胜吧,就像你和别人激烈辩论事实真相,他突然爆出:草你妈,你神经病,谁要跟你讲这个,或者她突然眼含泪水: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就知道,你再说什么都是错的,因为两个人所站的台阶已经不同,他可以靠骂你来赢这场辩论,她可以靠哭、道德捆绑你来赢这场辩论,而你做不到,你没法把自己的底线降到那里去,你就赢不了。

6.冬天教室一片暖和,一屋子的二氧化碳,热的脸上自带腮红,窗户上都是雾气。每个教室有保管教室钥匙的人,清晨起的最早,晚上走的最迟,那时候的我们,也没太在乎他们的付出,只当他们是为了自己而努力。

说起来不得不谢谢老爸老妈当年陪着我一起骂班主任的日子。我老爸老妈是知识分子,说是书香门第也好,说是又臭又硬也罢,家里从来讲一个理字,礼固然重要,长辈要尊敬,但长辈不是说什么都对,我真觉得不对的时候可以提观点,可以讨论,我真的对了,爸妈会支持。可以说在整个社会还弥漫着封建社会的腐臭时,我家已经有民主的萌芽。稚嫩的心是脆弱的,没有坚强的后盾,我或许会扛不过那样的压力变的随波逐流吧。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小时候被老师排挤,家长总是站在老师那一边,老师说什么都对。这样的情况下,世界观是肯定会扭曲的。所以在她的世界观里,会撒娇的妹子有糖吃,只要肯承认错误别人必须要原谅她,只要求别人办事,别人不答应就是不对的。因为自己是女生,一切变成了理所当然,对待自己和别人永远是双重标准。因为这是当年妈妈教给她的啊,因为是老师就可以说什么都对,怎样都可以歪曲着说成有理,学会了这种歪曲事实的方法,自然也就会应用到自己身上。然而长大以后的世界并不是这样的,你和大多数人的关系要讲道理,没有人欠你的,和人交往的第一前提是,你把别人当成一样的人。

7.运动会的时候,是全校最high的几天,放弃课本,时间要么在外面游荡,要么在地下室那里的图书室看看有什么新上的小说杂志或者新本子文具等等,会买各式各样好看的本子,撕下来折纸,或者是写那些递往主席台给体育健儿们加油的话。甘蔗,橘子,饮料,零食都是运动会必备品,会有人在主席台那里时刻守着近况,轮到谁跳远,接力等,此班就跟吃了兴奋剂的在那疯癫喊加油,声嘶力竭。那是我印象中,最热闹的一场运动会,在我的高一。入场口号是:地球因我反转,后来真的拿到了年级第一名。现在的我知道,无论谁怎样,地球照样会转,除非太阳系晚期。

有趣的是,我周围跟我一起读phd的中国人,谈起当年大都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基本也都有这么一段黑历史,而情节也都大同小异,跟班主任屈服的没听过,而用成绩单甩班主任一脸基本是必要情节。虽然鲜有我这么极端的,然而可见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中教育者对优秀学生的敌视其实并不是个例,而能够得到班主任宠爱,或者屈服于班主任淫威的估计也不需要出国了,在国内也能风生水起。

8.
夏季的梧桐树林荫道,是最温暖的回忆。很多人从树下,结伴匆匆忙忙去食堂吃饭,晃晃悠悠从寝室出来,阳光透过林荫斑驳的洒在地上,手里拿着饭卡或者是零食,高谈阔论的回教室。道路温暖,在于我们总是和在乎的人走过,我们不会和自己不喜欢的人一起去食堂。还能见到父母提着大包小包站在林荫道下,惊喜的狂奔,回寝室安置。那时候和同桌从校外回来,冬季的夜来得快,我两提着从超市采购的东西回寝室,校广播里播放的是周杰伦的《借口》,那天没发生很特别的事情,却因为一首歌,那个场景,记到了现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