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追忆篇的时候,是07年夏天,那年春天恰好发生了个不大不小的事情。然后促使我在夏天看了追忆篇。
  
  
不同与其他感情剧集的小家碧玉式的扭捏。浪客剑心追忆篇中雪代巴与拔刀斋的感情细腻,但每一份感情无不透着大气。宽容与原谅,哪一份都是我们普通人无法做到的。
  
用历史学家的眼光来但看巴与剑心的爱情悲剧是历史的必然。明治维新的历史洪流冲击着幕末最后的堡垒。而巴则是一个旧武士阶级女人,剑心身份特殊,是杀手,但所代表的也是维新志士的利益所在。所以在街市斩杀巴的爱人清里也是历史所驱。但巧合的是,杀的恰好是清里,是雪代巴的爱人,而后才产生出了一段时代悲剧催发下的爱情。
  
乱世之爱,都是我们处于和平年代的人们所羡慕的,但我们无法想象那份感情所承受的痛苦与宿命都是我们现代人所无法承受的。就像向往战争的人都是没经历过战争的人一样,一旦受到伤害,那么就不会希望经历。
  
历史上总是有两股思潮,一种是真理与信仰高于生命,一种是生命高于一切。人们总是用前者去发动战争,而用后者去结束战争。明治维新是如此,这句话用于个人也是如此。剑心挥动自己的剑无法是想去实现自己为天下百姓而挥剑。御剑流之剑该为创造新的时代而挥动的理想而去杀人,去发动自己的战争。于是他遇到了高山晋作,加入了奇兵队。而后又通过肺痨鬼认识了桂小五郎,加入了天诛组织,去杀人。
  
然而杀人的负担是沉重的。拔刀斋也需要自己的刀鞘。刀鞘来了,而悲惨的是,那时候的刀鞘不是神谷熏,而是在刚执行任务中杀死的幕末保安队的侍卫清里之妻—雪代巴。
  
假如我们设想,当时剑心遇到的是神谷熏的话,那么当时的剑心与神谷也不会有交集。所以任何巧合偶然也都是历史的必然,拔刀斋要收刀也必然要遇到雪代巴。
  
白梅香,清酒,鲜血所引出的洁白女人也只是为了杀死剑心而报亡夫之仇而到来。而利用这个女人想要来杀死剑心的忍者组织暗乃武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女人在失去一个肩膀的时候,她们往往不是要去寻找失去那个肩膀的原因,而是去寻找一个新的肩膀。追求自己的幸福是任何人的权利,在后来雪代巴如此自然的爱上剑心时,使我感觉这段感情没有任何的突兀,而是如此的自然。
  
寒冬之时的温暖总是如此令人刻骨铭心。拔刀斋已经变成了剑心,夕阳之时,一句“我要保护你。”已经道出了所有。想必当时的雪代巴心中无任何矛盾,只是想要一直的去厮守这段感情吧。
  
只是雪代巴始终是属于幕末时代,在新时代的洪流推动下,必然会在历史的进程中死去(这话说的像文革口号。。。)可怜追求幸福的女人,一旦被男人利用,那么最后的结局总是悲惨的。暗乃武还是找上门来了,要杀死拔刀斋。最终一地残血,剑心错斩了妻子,十字伤也永久刻在了脸上。
澳门银河官网,  
也许在街道的初次见面,在鲜血与白梅中,雪代巴就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然而杀夫之仇的仇恨而是推着她继续了她自己死亡的宿命。也许她所需求的不是仇恨,而只是一段长相守。只是雪代巴以为存在与自己脑中的仇恨与矛盾,最后成为了这一切。
  
这是一段大气的爱情,荡气回肠。而使这段感情如此让人深刻的,岩琦先生的配乐也应该占一份吧

相关文章